薄暮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印象·春

我拈来一句春风,春风也沉醉。

                                      ——题记

     学校位置在郊区,新开发的一块地,推山而建,操场处还没推平,被季雨洗刷过后,半个坡的红土看起来格外黏稠。

     南方的春总是来的有些晚,有种蓦的从寒冬腊月流转到初夏的错觉。印象里的家乡是多雨的,春夏仿佛都活在雨幕中,有风的时候,风雨飘摇形容也不为过。尤是傍晚,天空一片黑沉,老人家都喜用土话——天绷紧了!看着确实像是一块绷紧的黑布,盯久了压抑。再晚些时候,仿佛先前的酝酿已经结束,在人们匆忙地收拾衣服时,在下班路上车来人往时,在教室里安静地写着作业时,外边儿狂风突至,骤雨侵袭。阴风阵雨暴躁地拍打着门窗,砰砰地声响混杂着风的呜咽,雨的怒吼。像是被攥紧了心脏的人,痛苦呻吟。

     也不是整个春夏都是这番景色的。

     在老家的时候,后院儿是一座山,其实也不过五六米左右高的土丘,山坡挺缓,生满了竹子,小些时候很野,撺掇着几个男孩儿就扛着锄头挖冬笋,再交给长辈们,各种方法做出的冬笋佳肴,便是孩童时特别的一份欢乐了。笋长得很快,不过三两天不闹腾,便窜高了个儿,长成了细小的竹子,再等个十天半个月,便已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新竹了。春日里天气好些时候,清晨总能被麻雀或燕子闹醒,它们在竹林间议论纷纷,高兴时便从一棵树跳往另一棵上,扑腾两下,竹叶窸窸窣窣后,便落几片下来。睁眼时正好看见,初升的太阳缓缓升起,淡金色的光打进竹林,被一片细细碎碎的绿色阻挡,落在地上,墙上,和窗口,一片斑驳。夹杂着清晨微凉的风,梅雨时节独有的雾,落得一片宁静与安详。于是,一整天的心情,都开始美好起来。

      在学校时总起的早了些,落于山脚下的校园,在雨幕中显得空旷异常,却又带着形容不出的清冷幽静之美,像雨中撑伞的迷途旅人。所幸的是,天气好些时候,起得早了,能见着太阳悄悄爬上山头,能见着大道两旁的树上鸟儿高歌起舞,能见着群山被白雾笼罩,美轮美奂,恍若仙境。伴着清晨特有的凉风,三分清冷,七分醉人。当白雾逐渐被淡金色的光芒驱散,当天边鱼肚白逐渐被钛白与水蓝代替,当清冷逐渐被温暖包裹,你会蓦然惊醒,从九天仙境回归现实,意识到,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你会迈着愉快的步子,哼着欢快的小曲儿,扬起温柔的嘴角,眼角带笑,是如明媚回春。

      南国的梅雨时节占了我记忆的一半,我却是爱极了这季节里难得好天气的时候——带着些许凉意与青草泥土香的清晨,沾着雨露新生的花草,温柔至极。也怪不得古人说,春风醉人了。

                                      文/薄暮

                                       2019/03/27

                                      《印象·春》

                                      

好帅

根正苗红红领JING:

【图大杀流量系列】

是去年《国士无双》王耀中心图文合志的附赠别册《迁》里的全部彩图,经过探讨决定全部解禁,别册是与 @東皇湘江眳 搭档合作的成果,辛苦她找资料写注释那些我就负责画个画ORZ,真心感谢她不嫌弃我这个小白。

今年年初的时候与她商量了别册独立成新的图文合志,新本名字依旧叫《迁》,计划时间是明年出,原属于国士别册里的极个别具备代表性的服饰会推翻重画加入新本中,原别册里都有一定程度的美化,新本会更加考据和绘制细节,同时也会加入更详细的注释文章。

随笔(一)

我们学校种了很多树,成片成片的,被青石砖或白板砖围城花圃,树下种满了草,叶子细长,墨绿墨绿的,像兰草,开一种白花,像兰花,我却叫不出名字。

树大多是有上百年的树龄的,很高,很壮。榕树、樟树、杏树、白玉兰……总是枝繁叶茂的。高三厚均楼是被树拥着的,几十棵百年大树,成片的阴凉,所以厚均楼相对来说幽静凉爽许多。

厚均楼后面一半是操场局部,一半是园圃,中间用栅栏围出了一个圆形的花池,里面种了一圈月季,还有一圈种了一种叫不出名字的灌木科植物,有很大的叶子,草绿色,细小的枝。正中间是棵四百年的大榕树,有很大很高很壮的树干,长得四通八达的枝桠,茂盛的叶子,把职工楼和厚均楼中间的花圃盖了大半。每次从下面经过,都能感受到清风徐来的温柔,清,而幽。

我坐的位置靠窗,一转头正好看见这片花圃,这片树。心浮气躁时往外看,有附近的居民,多数是老人,在下面散步,踩着悠哉的步子,谈着一天的故事。也有散了学还未归家的孩子,穿着蓝白校服,背着书包,在下面嬉笑打闹。这个时候,我会感觉,世界都静下了。

窗外有棵玉兰树,枝叶正好伸展到我的窗前,我探出手就可以碰触的距离。

白玉兰总爱开在细雨纷纷的时节。是的,细雨,淅淅沥沥的,砸在窗上的声音空灵清脆,留下一点水痕。没有电闪雷鸣,没有倾盆倒泄,我不会听着心慌,害怕,相反,我甚至可以就着它安详入睡,或和声而歌。

细雨滋润过后的白玉兰愈发娇嫩,晶莹剔透的水珠在花瓣尖上欲坠不坠,像个我见犹怜的娇女。雨后的空气混杂着青草和泥土的芬芳,伴随着一阵东风,漫过鼻莹的有树叶的冷香,更有白玉兰甜糯的清香,没有雨前的甜腻,很淡,夹着丝丝凉意,像少女的体香。

有蜜蜂在这个时候出来劳动,尽职尽责,围着那朵玉兰花打转。虽然我一直认为它这个时候出现有点不合时宜,但我不会出声提醒,因为啊,午后时光里,捧着一本书,撑着脑袋,半垂着眸子,欣赏这一片绿意,满园春色,也是这聊赖生活中不可多得的安宁与美丽了。

         2018/05/28  

         薄暮《印象》

传说中的画风突变